美媒称中国城管压力超乎想象 官方提供心理辅导

美媒称中国城管压力超乎想象 官方提供心理辅导

美媒称中国城管压力超乎想象 官方提供心理辅导

资料图片:2015年6月7日,在南京市第九中学考点门前的“城管护考”服务点,城管队员向考生免费赠送考试文具、药品等应急用品。 新华社发

  资料图片:2015年6月7日,在南京市第九中学考点门前的“城管护考”服务点,城管队员向考生免费赠送考试文具、药品等应急用品。 新华社发

  参考消息网10月3日报道美媒称,城管可能是中国挨骂最多的公务人员。两年前,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一份报告对政府官员按照受欢迎程度进行了排名,城管排在最后。城市管理员负责管理城市街道的秩序,虽然他们不带武器,但人们把城管骂为“横行霸道者”,说他们残酷对待乞丐,打坏无照水果小贩的推车,打死没有注册的宠物,还协助强制拆除居民的住宅。冲突在他们的工作中比较常见,有时还发生人员受伤乃至死亡的情况。不用说,这是一份压力很大的工作。

  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9月30日报道,认识到这些压力,中国首家城管执法队伍心理危机干预中心近期将在南京正式挂牌成立,中心将为城管提供心理辅导及其他支撑服务。这也许来得很及时。就在这家中心成立的几天前,南京一名城管被摆地摊的小贩持刀刺死。

  张纯是该中心的18名心理学家之一,他说,中心不仅会为城管队员提供个体咨询,也正在对大约2000名城管进行问卷调查,以评估他们的需求。该中心还计划编发一本有关城管岗位的法律和安全指导手册。

  “城管的名声非常不好,”张纯说。“不管他们干什么,他们的工作从来都未得到过正面认可。城管队员需要一个这样的地方来缓解压力。”

  报道称,城管系统是1997年为补充警力而成立的,部分目的是应对涌入城市的数百万农民工,他们进城来寻找工作,有时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

  该中心表示,截至9月29日,已有约30名城管前来中心、或打电话到中心寻求帮助。其他城管也谈了他们面临的困难,以及他们需要帮助的地方。

  34岁的余高忠(音)是南京市鼓楼区的城管,他说自己曾试着与一个朋友谈工作压力的问题,但朋友却笑着反问他:“难道不是街头摊贩们更该寻求同情吗?”

  余高忠说,他理解成立心理咨询中心的需要。“我认识的人中,没几个想听城管的抱怨,”他说,“因为他们觉得城管是欺负人的暴徒。”

  余高忠2005年从部队转业后当了城管,他说,自己偶尔也想过辞职,但从未真正采取行动。“我儿子并不为我的工作感到自豪,”他说。“有一次,他在学校的作文中写我是城管,结果遭到同学的嘲笑。我现在还在当城管的原因,第一是找新工作不容易,第二是城管的工作很稳定。至少工作有保障。”

  报道称,他说自己采取了预防措施,以免被人指责为野蛮。“有时候,当摊贩靠近我时,我把双手放在背后,向聚集在周围人显示,我没有打任何人,”他说。“即使我挨了一拳,旁观者通常也会说我是那个残忍的人。”

  43岁的赵洋(音)在玄武区当城管,曾创办过一个城管网上论坛,他认为该中心的成立是好事。“至少表明人们关心这个问题,”他说。“但这个中心只是为了解决问题。预防问题的发生更重要。”“城管不过是替罪羊,”赵洋说。“我们只是在做我们的工作,但人们把对政府或其他部门的怨气发泄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是与他们有直接接触的人。我认为,中国需要更多的法律和法规,来明确我们的职责,城管外出执法时,应该有更好的装备,以免遭受伤害。”

  报道称,38岁的方军(音)是秦淮区城管,他也抱怨城管缺乏工作指南,还要面对公众的敌意。“我们的压力超乎所有人的想象,”方军说。“即便是完全按照法律法规行事,我们也会挨骂。”

  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是,处理矛盾的需求,他说。“开车的人要求我们赶走挡道的食品摊贩,而喜欢在街边小摊上买东西的人不让我们赶走摊贩,因为摊子上的东西一般比较便宜,”方军说。“我们该怎么办呢?”

  他说,“但工作了这么多年后,我有点麻木了。只要没人把我工作方式不当的照片贴到网上,我会尽量不去想别人怎么看我。”

  报道称,方军说他本人可能不会去这个中心。“我见过很多项目,听起来都很不错,”他说。“我不知道这会不会又是一个吸引了一些眼球,然后就被人遗忘的项目。”与此同时,要是遇到愤怒的街头小贩威胁他,他应对的方法是“快速跑开”。